• <input id="uuekk"></input>

    第二十二章 捉奸

    作者:人间群主 | 发布时间:2019-06-14 16:55 |字数:3213

    顾蔚刚跑到医院门口,就跟走出来的柏海迎面相撞。

    他满身浓烈酒气,熏得顾蔚捂住鼻口,下意识退后一步。

    柏海被她撞得胸口闷疼,手中的药撒了一地。

    顾蔚歉意地蹲下身,匆匆捡起。

    消毒碘伏、双氧水、抗生素、医用绷带,还有好多止痛片。

    分明是准备自己处理伤口。

    顾蔚的手微微抖了抖,强装淡定:“你看完医生了?”

    柏海不耐烦地从她手里拿回药,径直往外走。

    他的右腿瘸得厉害,比昨天看上去更严重。

    顾蔚快步跟上前,一脸严肃地伸手拦住他:“你昨天是不是没去医院?”

    见他别过脸一言不发,她急得怒吼:“柏海你是不是不想要腿了!你是蠢货吗?以后还怎么赛车?你明明那么喜欢赛车!”

    她顿了顿,莫名红了眼。

    “你烦不烦啊神经病?”

    见她眼眶发红,柏海心烦意乱地抓了抓头发,不自觉停下脚步,酒意褪去不少。

    “放心,我会自己处理。”他勉强牵起嘴角,眼底有一丝自嘲,“我已经习惯了,顾蔚。”

    见他执意不肯留院,顾蔚只好开口问道:“那你住哪?我送你回去。”

    一个小时后,潮湿破烂的窄巷中。

    顾蔚扛着柏海,累得满头大汗,偏头看着他:“喂,你该不会是摔失忆了吧?”

    已经在这一片找了好久,怎么会有人连自己家在哪都不知道?

    柏海拖着沉重的右腿,若无其事地耸了耸肩。

    他向来是哪里便宜租哪里,没有定居点,漂浮无所依。

    忘了也实属正常。

    顾蔚无奈扶额,随口说道:“那你家里都有谁,我可以打电话让他们出来接你……”

    话音刚落,柏海就烦躁地甩开了她的手,失去支撑点后,蓦地摔靠在墙上。

    顾蔚愣了愣,见他眼底有一丝愠怒。

    她才反应过来自己说错了话。

    昨晚他的疯狂还历历在目,今日的婚礼他也没到场。

    可见他和宋心之间的矛盾很尖锐。那他父亲呢?

    顾蔚看了他一眼,没问出口。

    两人在窄小的破巷里,各有所思,沉默不语。

    突然,顾蔚二话不说地扶过柏海,斩钉截铁道:“我们走。”

    柏海瞥了她一眼,眉毛微挑:“你知道我住哪了?”

    顾蔚摇了摇头:“但我知道我家在哪儿。”

    “谁要去你家。”柏海甩开她的手,语气有些烦躁。

    顾蔚深呼吸一口气,抓住他的手,自觉地搭在肩上,语气严肃认真:“姓柏的,我不想跟你废话。今天是除夕夜,风又大又冷,我不想看见你一个人孤零零地冻死在这。”

    她环顾四周,满脸嫌弃:“这里实在是太破了。”

    顾蔚本想带柏海回自己家,然而到家门口了才惊觉,她在香榭小区住习惯了,这次压根就没带家里的钥匙。

    如今顾大明又在外地,根本没法进屋。

    顾蔚不好意思地看了眼旁边的人。这下白跑一趟,估计他都快被折腾掉半条命了。

    柏海靠在墙上,面色苍白,状态不太好,仍不忘白她一眼。

    不得已,一个想法涌上顾蔚的脑海。

    说来的确不太好。

    她住的0802本来就是沈泽的地盘,这下除夕还带个男人回去,这算什么事嘛!

    但念及柏海曾救她一命的交情,还有,一想到自己害他摔了腿、废了车,顾蔚实在于心不忍。

    思来想去,她咬了咬牙,决定回香榭小区。

    下车之前,顾蔚匆匆把外套脱下来,严严实实地盖在头上。

    柏海瞥了她一眼,讥笑一声:“怕被打?”

    “对啊。”顾蔚倒是不在意地坦白道,“如今你车也废了,没法帮我。我这不得自谋生路嘛。”

    “我车坏了,不都怪你?”柏海抓了抓头发,心不在焉地嚷了一句,“神经病。”

    难以想象,居然有人为了别人的照片墙不要命的。当时要不是他及时刹车,估计这神经病已不在人世了。

    顾蔚。

    柏海在心底玩味这名字,脑海中浮现与她相识以来的种种经历,他不由得嘴角勾起。

    这神经病还真特么不赖。

    到了香榭小区后,顾蔚一路疾走,生怕有人发现自己和柏海在一起似的。

    到了0802门口,顾蔚匆匆掏出钥匙,迅速打开门,有些心虚地推了柏海一把:“快,快点进去。”

    “催命呢你。”柏海不慌不忙地走进屋。

    顾蔚关上门后,慌忙叫住他:“欸欸欸,姓柏的,换鞋!”

    柏海不耐烦地走回玄关处,换好鞋后,才重新走向客厅。

    他丝毫没有半点客气生分的态度,像个公子哥回自己家一样,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。

    顾蔚则像个丫鬟,大汗淋漓地提着一堆药品。

    她走到柏海旁边,将袋子递给他:“你赶紧处理,免得伤口感染什么的……”

    柏海满不在乎地点了点下巴,随手撩起衣服。

    倏忽,头上一巴掌拍下来,响起顾蔚又气又羞的声音:“你耍什么流氓!”

    柏海十分郁闷,直接亮出胸膛上的伤口,语气颇为无奈:“神经病,到底要不要我涂药啊?”

    “噢……”顾蔚瞥了眼他的伤口,神色很不自然,挠了挠腮,“那……那你快弄啊,废话那么多!”

    柏海简直无言以对,翻了个白眼,开始埋头处理伤口。

    “对了。”顾蔚忽然想到什么,神色严肃,压低声音,“你千万记得,不管过会儿干什么,都一定要小声一点,最好什么声音也不要发出来……”

    见她那小心翼翼、神神叨叨的模样,柏海不由得起了逗乐之心。

    “可是我疼啊,干嘛不叫。”

    说罢,他就死皮赖脸地大声叫唤起来。

    顾蔚吓得赶忙爬上前,死死捂住他的嘴。

    见他笑得肆无忌惮的,她佯装凶恶地瞪了他一眼:“要不是看你有伤,我一定打你!”

    柏海切了一声,笑说道:“就你这小身板?我全当挠痒痒。”

    忽然,电话响了。

    顾蔚看着亮屏的小灵通,戳了戳柏海:“欸,你电话。”

    柏海看了一眼,脸色骤沉,直接掐断了。

    见他闷着不说话,顾蔚也大概猜到了几分。

    多半是师母宋心打来的,可柏海不愿接他妈的电话,她这外人也不好开口。

    气氛霎时沉寂下来,似乎刚刚的打闹都是表象,现在的沉默才是柏海真正的心境。

    为了缓解气氛,顾蔚拿出手机,假装随意一问:“欸,明天正式春节档了,你要不要一起看电影?”

    柏海把小灵通随手扔在沙发另一边,又埋头涂药。

    他手上动作草率粗暴得很,嘴上却漫不经心地答道:“什么片儿?”

    “当然是《双喜》!”意识到自己有些过了,顾蔚顿了顿,若无其事地继续说道,“我看了预告片,感觉还不错。”

    柏海摇了摇头,干脆果断地拒绝了:“不去。”

    不知道是出于粉丝急于安利的心理还是出于对前男友的无脑维护,顾蔚有些不服气:“为什么?”

    柏海头也不抬,随口说道:“我讨厌合家欢。”

    顾蔚怔了怔。本想转移他的注意力,没想到反而触到了痛点。

    又是一片沉默。

    就在这时,门铃突然响了,顾蔚惊得差点尖叫。

    除了沈泽,还能是谁!

    她下意识捂住柏海的嘴,将他半拖不拖地拉到自己的卧室,随后又匆匆把他的所有东西塞进房间。

    “我警告你!绝对不准发出任何声音!要是事情败露,我……我咬也要咬死你!”

    见她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,柏海暗自好笑,微微挑了挑眉,故意挑逗道:“怎么,有人来捉奸了?”

    顾蔚二话不说,一巴掌拍在他头上:“闭嘴!”

    门铃还在响,顾蔚小心翼翼关上卧室门,又急忙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和衣服。

    奇怪,怎么真有种被捉奸的错觉?

    她的心脏怦怦直跳。

    绝对不能让沈大爷发现她带了个男人回来!否则一切都完了!

    她深呼吸一口气,调整状态,慢慢走到门前。

    故作坦荡地问了句:“谁啊?”

    “是我。”

    果然,门外响起沈泽干净磁性的声音。

    “噢,稍等。”

    顾蔚定了定心,把门打开。

    门外,沈泽身穿睡衣,端着洗漱用品,安静地看着她。

    顾蔚吃了一惊:“你……你这是怎么了?”

    沈泽颇为无奈地耸了耸肩,淡淡说道:“隔壁好像电路坏了,我想今晚先在你这过一宿。”

    “怎么又坏了,前段时间不是才来电工检查了么,这也太不专业了……”

    见她丝毫不怀疑,沈泽摆出一个无辜的表情:“那我可以进来了么?”

    听见这句话,顾蔚瞬间慌了神,毫不犹豫地用身子堵在门口:“等等!”

    她的大脑飞速运转着。

    如果沈大爷真的住进来了,那必然会发现柏海的存在。

    可她又有什么理由阻止他进来呢?这明明是他的地盘!

    究竟怎样,才能避免露馅呢?

    顾蔚快要疯了!

    然而,她不知道的是,沈泽早就洞悉了一切。

    0801门外的摄像头360度无死角,所以顾蔚扶着柏海走出电梯的那一刻,他就已经看见了。

    这两天来,那位平日里嬉皮笑脸的顾小姐也不来蹭饭了,房间里似乎一点动静也没有。

    会不会出什么事?想到这,沈泽便心安理得地调看监控视频。

    然后就发现,真的出事了,而且是大事——某顾姓女郎除夕深夜,携伴同归。

    沈泽沉不住气了。

    他匆匆收拾了一下,果断关了房间的电闸,来到0802。

    今夜,注定不凡。

    百万彩票百万彩票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