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input id="uuekk"></input>

    第23章、跳楼

    作者:轻舞飞扬 | 发布时间:2019-06-17 09:51 |字数:2085

    “跳楼了!”

    “有人跳楼了,快报警!”

    正当我诧异怎么回事时,外面的喊声像是滚雪球似的,越来越大。两声清晰的呼喊落入耳畔,我连忙凑到窗台朝外望去。不远处的女寝楼前围了不少人,有些看不清楚。

    胡凡潭顺着缝隙看了一眼,拉着我朝外跑去:“快,去看看,晚了就看不到了。”

    “跳楼有什么好看的?”我原本只是想远远的望上一眼,没想到寝室里这个八卦之王,什么消息都敢往前凑,就连跳楼还敢去看热闹。

    寝室门前为了好几层的人,胡凡潭为了八卦拉着我一个劲的朝前跑,可人群太多,挤过去还有些困难。围观的中间传来轻微的哭声,听上去像是女生的。

    “同学,这是怎么了?”我见一时半会挤不进去,拉住旁边的人问道。

    那人瞥了我一眼,指着前方说:“跳楼啊,没看见吗?听说是一位大三的学姐,感情不顺想不开。啧,从六楼天台掉下来,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救。”

    “谁说是失恋,明明就是跟室友起了争执,一气之下才跳下来的。”周围立刻有人提出相反的原因,一言不合,两人就此事在一旁吵了起来。

    我有些懵,现在这年代,失恋吵架都能成为轻生的理由吗?

    “看什么,不好好学习围这干什么,不怕做噩梦吗?快,散了,都散了。”人群里传来两声呵斥,大半部分学生很快驱散开,只有少数还在围观的。那人继续喊道,“再不散开我就要记名了,回去扣你们学分!”

    在学生眼里,扣学分可比做噩梦可怕多了,转眼之间人群散了个干干净净。我躲在角落里,朝着地上躺着的人望了过去。守在两旁的老师也宿管也不敢上前,只能别着脸遮遮阳光,表情还有些一言难尽。

    跳楼的是个女生,趴在地上,披散的短发遮住了半边,根本看不清容貌,这个发型有点莫名的眼熟。她身边的地面上流着不少血迹,整个人一动不动的,像是没了生气。

    很快,救护车就来了,就在医务人员将女生抬到担架上的一刹那,我下意识的缩紧了瞳孔。这张脸太熟悉了,不久之前她还好好的站在我面前,和另外两个女生一起,趾高气昂的数落着一名叫冉柒的学姐。

    这不就是那名短发大三的学姐吗,好端端的,她跳什么楼?

    我压住心底的惊骇,抬头朝楼上望去。正值艳阳天,所有寝室的窗帘都是拉开的,还有不少开着窗户。只有边缘的一扇窗,窗帘是拉着的,就在窗子边上露出一个半米宽的缝隙。窗前站了一个人,一个女人,长发披肩,穿着白色长裙,目光俯视着窗下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。

    她许是察觉了我的窥探,抬起头,眼神直直落到我身上。不知怎的,在她的目光之下,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,一股冷意涌上心头。她轻微歪了下头,唇角缓缓勾出一个弧度,像是说了些什么,离得太远,我辨别不清。

    我退后一步,戳了一下胡凡潭的后背,示意他朝楼上看去。

    等我再抬头时,女生的表情忽然变得,像是有些疑惑不解,又带着深深的探究和惊诧。我心下一惊,只见她朝着窗前贴近了些,唇形再度吐出一句话。这句话她说的极为缓慢,像是故意要让我看清似的。

    她说,原来你,看得见我!

    我佯装镇定的别过脸:“你看见了吗?四楼,就那扇半遮半掩的窗前有个人?”

    胡凡潭盯了半天,表情有些迷茫:“你看花眼了吧,除了那一扇拉窗帘密不透风的房间,哪还有人大半天拉窗帘。你是不是看见有人跳楼被吓傻了,你看哪个窗前站人了?”

    我一愣,抬头望去,那扇窗子的窗帘遮的死死的,一点缝隙都不露,窗前哪还有什么人。可是我敢肯定,刚才看见的东西,绝对不可能是我眼花。

    “你刚才看见的人什么样子?”这是,胡凡潭也意识到了不对劲。

    “黑色的长发,白裙子,刚刚就站在窗前,她还说了两句话。”

    胡凡潭听我叙述完,上下打量了我一眼,目光有些古怪:“你不会是看到了什么脏东西吧?这些东西通常白天不喜欢出来,也很少在活人面前显形,她最一开始应该是没发现你能看见她,应该只是觉得好玩,可她发现之后说的那句话有些奇怪,别是盯上你了。”

    我这刚送走灰仙,不会又招惹上别的妖魔鬼怪吧?

    救护车已经走了很久,地上的血迹也被打扫干净了。想起那一日女生鲜活的容貌,我叹了口气:“你们说,那短发女生还有救吗?”

    “有点难。”胡文书吐出三个字,转身朝着图书馆的方向走去。

    我回头去看胡凡潭的表情,后者朝我摊了摊手,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。

    去图书馆的路上,我还能听到不少人正在议论这件事情,他们对女生跳楼的原因众说纷纭,踏进图书馆大门之前我已经听到了七八个不同的版本,有的离谱到叫人忍不住咂舌。人都进了医院了,还要受人议论编排,也是够凄惨的。

    我没想到的是,在图书里我还看见了一个熟人,冉柒。

    她坐在角落的位置,低头捧着一本书,面容比之前的冷淡多了几分柔和。我一转眼,就在冉柒不远处,有一个带着帽子和口罩的女生,跟做贼似的,时不时的瞥上一眼冉柒。偶尔冉柒换个位置或是活动一下颈椎,她就像是受到了惊吓似的,连忙用书遮住脸。

    卓文瑜的执着,一般人还真无法领会。

    我跟胡家兄弟说了两句,朝着卓文瑜的方向走去:“怎么不过去?”

    “你也听到了,她那天说过了,不想见我的。”卓文瑜眼角瞥着前方,小声的说着,“我都已经很久没见过她了,她既然不愿意见我,那我就是看看她也好。”

    我更疑惑了,这两人到底玩的什么套路,冉柒那副坐立不安的模样,明明是早就发现卓文瑜了。

    “冉柒在哪?滚出来!”

    正当我想开口,图书馆里突然想起一声怒喝。

    百万彩票百万彩票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