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input id="uuekk"></input>

    第二十八章 恶犬咬人

    作者:苍狼 | 发布时间:2019-06-17 10:25 |字数:2140

    司机伸手比了一个数字,朱高犹豫着着看韩良,那双眼睛里写满了无可奈何,总结来说就是:我也想要钱啊,可我没办法搞定这件鬼事。

    韩良也只能打消这个念头了,毕竟朱高和自己都没有任何办法,还是不要硬揽了,害了自己也害了别人。

    车子到了村口却没有停下来,径直驶向了村子里,韩良也不在意,只努力辨别着窗外的行人,想看顾大世是不是就在其中。

    “就,就这儿了,朱道士你们进来吃个饭呗。”司机油门一踩,直接把朱高和韩良带到了他哥哥家的门口。

    说好的是个凶宅?你还让我们进来吃饭?朱高在心里暗暗道,连忙想法子拒绝。

    “我最近几天吃素,你知道的,道士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。”朱高揉了揉鼻子:“那个,小高啊,我们就不进去了,谢谢你捎我们一程哈。”

    “不不不,朱道士,我家嫂子就吃素,她也会做素菜,走吧走吧。”小高打开了车门,就等着他们俩迈腿下车了。

    朱高看着韩良,韩良尴尬咳嗽几声,两个人还是忸怩着下了车。

    可下车一看,这才发现小高口中他哥家的富裕,在周围普普通通的一两层小房子的面前,这一幢三层的大房子,就连外面都贴着闪亮的瓷砖,旁边那些家的墙壳儿都有一些脱落了,不是一般的差距。

    还没走进屋子就能听见狗叫了,小高去敲门:“大嫂,你在家不,我来看看。”

    一个中年女人拉开了门,穿着打扮和村中的女人没有什么不同,只是她那张光滑白皙的脸,显然不是在农田中干活的人。

    “我正要去看你哥。”嫂子将手中的保温桶微微提了上来,说话有气无力的样子:“你一起去看看?”

    “我肯定得去看看哥,不过,嫂子你认识一下,这是我们村的朱道士。”小高转过头看了朱高一眼:“我想着请朱道士来帮忙看看,毕竟最近怪事很多。”

    嫂子看了一眼朱高,犹豫着道:“我们家就是最近运气差了点,倒还不用请道士来,这样,你先把朱道士他们送回去吧,然后来医院看你哥。”

    朱高听见这句话如蒙大赦,连忙接口:“人嘛,这辈子肯定有段时间不太如意的,不必太在意,小高你就去看你哥吧,我经常出村都麻烦你,哪好意思再让你送呢,我们走了走了。”

    韩良和顾大世正往楼梯下面走去,身后的小高却一把扯住了朱高的衣袖,几步走到前面拦住了他们:“朱道士,那你们帮我一个小忙吧就。”

    “什么小忙?”朱高打量着这房子的风水,想评价一下却不知道怎么敷衍出口,只能听着小高继续说。

    “我觉得我妈可能撞邪了,就这个小问题,朱道士你就帮帮忙吧,酬金我会给双倍的。”小高很是真诚地道。

    见朱高不说话,小高开始打苦情牌了:“你说我妈一个老太太,这么大年纪了,要是真的被什么东西缠上了出点事,我们还不得后悔一辈子啊,朱道士你人心善,这种事情你就帮帮忙吧。”

    “我的旅游团十点钟就要集合,我...”朱高挣扎着就想要走,韩良心里却好似有着负罪感一般,觉得自己没有能力去帮助别人。

    “朱道士,求求你了。”小高是肯定不想让朱高走的,他的蛮力可比朱高大多了,板着朱高的肩膀一转儿,朱高一转身差点摔倒。

    “我去,我去看,我又看不出来,你非要我看。”朱高吓了一大跳,最后气冲冲拍了拍自己的肩膀,朝着屋子里面走去。

    客厅里面就坐着一个老太太,左腿还打着石膏,搁在一个板凳上面,看见来人了,原本慈善的脸一下子就扭曲了起来,破口大骂:“没良心的,你个天杀的,你不得好死啊...”

    朱高对着韩良小声道:“我总觉得她在骂我。”

    “行了行了,你快去看看。”韩良推了朱高一把,环顾着四面墙上挂满了的钟馗画像,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这个屋子阴森森的。

    “这病,我得再看看,你们要不就先去医院看你们大哥吧,我在这慢慢瞅一瞅。”朱高蹲在老太太身边假意把了一个脉,对着他们道。

    “这不行。”嫂子自然是不愿意的,摇了摇头,有些不信任地看着朱高。

    “行了,嫂子,屋里不是有监控的啊,不会出事,没问题,我们走吧。”小高也只是当朱高不想让外人看见自己的法术,总算三劝两劝把嫂子劝走了。

    “什么问题?”韩良问朱高,顺便补充了一句:“这屋子阴森森的感觉。”

    “要你说,我一进来就背脊发凉,你看挂这么多的钟馗都镇不住,唉,我看这老太太就是年轻积攒的怨气太多了,老了没事干就爆发了,你知道吧,老年人都这样。”朱高站起身子思索了两秒:“没人了,咋们溜吧。”

    “真的走啊?那他们回来了发现你跑了,以后还怎么见面?”韩良问朱高。

    “那就留一张纸条呗,就说我有急事。”朱高在桌子上面找纸和笔,随后弯腰看抽屉里面有没有,却猛地往后一仰,大叫了起来。

    一条仅仅只有巴掌大的小狗窜了出来,往朱高身上一扑,它体型是小,可是嘴下却是一点不留情,一口咬住了朱高的胳膊。

    韩良连忙上前,拽住那只狗的后脚一扯,把它从朱高身旁甩走了。

    “流血了,流血了。”朱高指着自己破了皮有些渗血的手臂,快要哭出来了似的。

    “流血了,得打针是不是?”韩良慌了,也不管那么多了,扶着朱高就往门外去。

    韩良本来就比朱高矮了一个头,现在被朱高一压,觉得自己快要走不动路了,正要踉踉跄跄下楼梯,谁料朱高直直往下扑去,从台阶上面滚了下去。

    “朱道士。”韩良连忙冲下去,努力将朱高的上半身往上抽了抽,只见朱高双目死死紧闭,嘴唇已经发乌,气息变得急促了起来。

    “汪汪汪。”那只狗已经追到了楼梯口,呲牙朝着韩良他们。

    这只狗不对劲,这肯定不是什么狂犬病。

    韩良连忙从包里摸出了法镜,可是镜子里面只有那只好像随时都要朝着自己扑过来的恶犬,一点怪异的现象都没有。

    百万彩票百万彩票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