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input id="uuekk"></input>

    第26章 书到用时方恨少

    作者:雨落落 | 发布时间:2019-06-17 11:08 |字数:2020

    无奈,她拿着文件去找詹姆斯,他却不在工作岗位上。

    想到詹姆斯之前提醒自己的话,贝汝汝没有办法只能敲动秦亦的房门。

    秦亦在办公室当中听到有人敲门道:“进来吧!”

    贝汝汝进门之后一副有难言之隐的样子,站在原地。

    秦亦毫不客气的道:“有什么事就说,没什么事的话就赶紧出去,不要影响我工作。”

    贝汝汝默默开口对他说:“这份文件是绝密文件,詹助理给我的,但是我不知道里头这些专业术语都代表些什么,我确实有些搞不懂,詹助理跟我说如果有哪些不懂的话可以来找你,所以我现在是来向你不耻下问的。”

    听到贝汝汝这样说,秦亦心中窃笑,他很期待这种自己教她的过程,但是他却忘了两个人真正的身份。

    每当自己解决不了这些学术性的问题时,贝汝汝就想到一句话——书到用时方恨少。

    接下来每一天詹姆斯都会给贝汝汝很多不一样的文件,这都是历年来的合作案,并不是最近的,也就是说这些合作案的机密,并不怕泄露出去,而且这些合作案有真有假,并不是别人看了之后泄露出去就能够伤到公司根本的。

    可是越来越多的文件夹,出现越来越多的问题出现,贝汝汝感觉自己真的是太天真了,在学校当中上的学,好像真的是白上了一样,看到这些合作案她才明白自己什么都不懂。

    每一次拿到一份新的文件夹,看着里面的合作案的细节问题包括很多专业术语,完全不懂,甚至连英语翻译的单词都是以前从来都没有见过的,贝汝汝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去找秦亦,不断的给秦亦添麻烦。

    但是,秦亦却每次都不厌其烦的给她一遍遍讲解,好像对于给她讲课这件事情上没有给过任何脸色。

    每每遇到自己没有学会的东西,或者说自己从来没有领悟到东西的时候,贝汝汝便要倔强的直到自己完全吸收,了解学习到位之后才会下班。

    一开始,两个人各自下班,但是因为之后贝汝汝总是加班,下班之后就没有公交车,而秦亦为了怕她下班之后等不到车回家比较困难,总是一起等着她陪她一起加班。

    渐渐的两个人之间就像是互相习惯了一样,贝汝汝习惯了总是请教秦亦问题,而秦亦也习惯了陪着贝汝汝一起加班,甚至就连贝汝汝泡的咖啡秦亦都一并接受了。

    他喝的咖啡必须是纯咖啡豆现磨的,但是在贝汝汝这里即便是现磨的,磨出来的口味都跟张妈做的完全不一样。

    秦亦感觉,不就是将咖啡豆现磨一下嘛,怎么换个人的手,做出来的就是这种口味吗?

    即便难喝,每一次秦亦当着贝汝汝的面,也都会全数喝进自己的嘴中,只不过他挑剔的嘴巴,却并没有说过这咖啡具体有多么难喝。

    而这期间贝汝汝并没有少见杨子烨。

    这期间,詹姆斯也是断断续续的出现,不知道他到底在忙些什?

    可是贝汝汝知道作为首席秘书的詹姆斯是秦亦的心腹之一,他做的事情不是自己这样一个普通员工就能够知道的。

    自始至终贝汝汝都把自己认为只是集团当中的一名普通员工,从来没有把自己定义为是秦亦的妻子这样的一个角色。

    这一天看到杨子烨再次到来,贝汝汝知道自己必须赶紧离开,跟这个人在一个空间当中总是会感觉很不自在。

    贝汝汝抱着文件夹离开,杨子烨打趣道:“怎么看见我就离开呀?是不是因为上一次跟我有了肌肤之亲之后,你就变得更加害羞了呢?”

    而听到这暧昧的四个字之后,发怒的首先是秦亦。

    秦亦主动开口道:“在我办公室说话注意点,别信口开河。”

    贝汝汝趁这两个人说话间,赶紧逃窜离开办公室,等到杨子烨从秦亦办公室出来,主动去秘书团当中敲动房门喊道:“贝汝汝出来一下,我有事找你。”

    贝汝汝看到站在门口的杨子烨一副痞子样,很无奈,但是还是得出去。

    即便自己不想跟他多接触,可是这个人毕竟是杨家大少,与自己家老总是有合作往来的,如果得罪了他,这不是给自己家老总找不痛快吗?

    所有人都知道她杨子烨和秦亦之间是光着屁股的情谊。

    但是那和自己怎么对他不一样,最起码在别人看来是不一样的。

    贝汝汝走了出来问道:“怎么了?什么事?”

    杨子烨笑了笑对她说:“这么见不得我吗?上一次在酒吧里,可是你自己主动投怀送抱的,那么多人都见证了的,包括你身后办公室这些人,她们都以为你想勾引我。

    没想到秦亦突然出现将你带走了,我真搞不明白你和秦亦到底是什么关系,他可是铁树开花头一回带女人离开,而且是从酒吧里,我这么多年混迹在夜之色,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女人能够入得了秦亦的眼。”

    虽然贝汝汝知道,秦亦是夜之色的真正幕后老板,听到眼前的杨子烨这样说,贝汝汝心中不禁为之愕然,难道说这么多年秦亦从来没有私生活混乱过吗?

    又或者说他的纯净之身,只是为了真正的方家瑜在保留着呢?

    想到这些贝汝汝抬起头对杨子烨说:“你说的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,我真不知道你说这跟我说这些是为了什么?”

    杨子烨笑了对她说:“没什么,跟你说这些,只是想告诉你,无论你身边有多少追求者,而你最终只能够让我得到。”

    这句话就像是发誓,更像是定义,贝汝汝最终会囊入他的口袋当中一样。

    说完这些话杨子烨华丽的转身离去。

    只留下贝汝汝僵立在原地……

    却不知,这一幕,恰巧落入从办公室中出来的秦亦眼里。

    她会怎么做?

    会选择杨子烨吗?

    女主深呼吸了几次后,对自己鼓励道:“一个男人就把你吓到了吗?

    百万彩票百万彩票app